第五百二十章 终章:离去的,与未曾离去的(1 / 5)

“竹泉,你爸呢?”

老约翰拾起地上玩泥巴的小男孩,一边举高高一边问他。

“爸爸去开大灰船了。”

小男孩大约四五岁,奶声奶气地说。

“灰船?灰船是什么船?”老约翰有点懵。

一名穿着紫色风衣,英姿飒爽的女子走进来,说,“罗松溪去送黑暗生物走了。”

说完狠狠对着小男孩瞪了一眼。

小男孩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泥巴,又看了看桌子上才翻开了一页的书本,紧张地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伊薇兰是带着身孕去的“方舟舱”,被罗松溪接回来之后,很快为罗松溪诞下了一个男孩儿,偷玩泥巴被发现的罗竹泉。

老约翰只好把罗竹泉放了下来,摸摸他的头,哄了一哄,然后对伊薇兰说:

“孩子还小,不要那么严厉嘛。”

“这叫严厉?我又没让他七岁就去杀马匪。”伊薇兰抢白了他一句。在别人面前,伊薇兰永远是那个气场无比强大的伊薇兰。

老约翰也不以为忤,问她,“罗松溪真的要放黑暗生物走?”

“一劳永逸地解决起源之祸,有没有不好?”伊薇兰道,“作为回报,弗图洛图拿出了黑暗生物所有墓地的地图,这样地底下的元素矿足够提亚那位面再用十万年。”

再说了,罗松溪就算修炼到真神境,要真的毁掉地心的那块母核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黑暗生物发起急来,对着他挨个儿本源能量自爆,累也能累死他。”

“现在放他们走,罗松溪就不用那么拼命地修炼,成天对着什么也没有的空间发呆。就能多点时间陪陪我和维罗妮卡姐姐,还有竹泉,多好。”

伊薇兰事实上岁数要比维罗妮卡大,但她的生命等于在“方舟舱”里停顿了七年,所以顺理成章地管成全了她和罗松溪的维罗妮卡叫姐姐。

“那我到时候要去看看那艘传说中的飞船。”老约翰道。

……

……

不仅是老约翰,飞船悬停在提亚那位面上空的时候,无数人都放下了手里的事情,仰着头看着天。

对于这艘飞船的大小,大家都众说纷纭,有人说有一座小镇那么大,有人说有一座城市那么大,有人说有一座大陆那么大。

反正那艘飞船悬停在位面靠近北极的地方,北半位面的绝大多数地方,抬头都能望见它。

但是普通人没人能靠近那艘飞船。北极附近唯一的陆地就是矮人大陆的北面。但矮人大陆的北面在黑潮之后,变成了一片死地,寸草不生,如果误入其中,哪怕一小会儿,也会生很奇怪的病。

只有极少数人知道,那是纽卡利尔炸弹所留下的污染。提亚那位面目前还没有技术去消除这样的污染,只能等待大自然通过漫长的岁月,将之进行净化。

现在只有位面上顶尖的寥寥几人,悬浮在这片废土之上。

为首的自然是罗松溪,他正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地与庞大的弗图洛图对面而立,他正在通过精神力,将飞船的操作手册,传送给弗图洛图。

操作手册是如此复杂,以77的计算能力,光归纳编撰,就花了五年时间,如今罗松溪将之传送给弗图洛图,花了足足半个小时。

只有77的虚影在边上伸着小懒腰,嘀咕道,“仗打完了,你们都轻松了,就我,当苦力继续又当了十几年。”

终于,罗松溪睁开了眼。

仍旧是巨大号苏富比形象的弗图洛图,张了张嘴,发出了人类通用语的声音:

“谢谢你。”

罗松溪向他摆摆手,“是你在当时给了地面生物一条出路,所以现在我也还给你们一条出路,这很公平。”

“如果你当时就像你们的深渊大领主一样,是一台只知道摧毁的机器,那现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