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维摩斩丝慧剑(1 / 2)

山海八荒录 洛水 219 字 7个月前

“你说,她还爱着那个未婚夫呢,还是仅仅爱上了这种等待?”

萌萌哒跃出支狩真的识海,落到他肩上,瞅了一眼伊瑾离去的方向。

支狩真不由一愕:“此言何解?”

萌萌哒搔了搔腮毛:“十年了,彼此杳无音讯,她真的还一成不变地爱着潘载义吗?还是等待潘载义,已经变成了一种逃避,一种对抗心理创伤的自我欺骗?”

支狩真想了想,摇摇头:“我听不太懂你的话。”

“你书读得少,听不懂正常。”猴精翻了个白眼,喃喃地道,“你们这群上天入地,吞云吐雾的无知土著……”

支狩真笑了笑,转身向经文阁走去。

这是他每日的习惯,上完课后,都会去经文阁翻阅藏书,寻道解惑。虽然他的修行一直顺风顺水,剑道精进势如破竹,但暗伏的隐患也不少。

其中之一,便是绿遗珠留下的炉鼎种子。此乃魔门上古秘法,通常只有男、女双方分出情场胜负,才能化去。但支狩真毕竟不是什么情场高手,也不奢望自己能征服绿遗珠这等厉害角色。他只想另辟蹊径,设法以六翅金蝉吞噬这枚种子,作为巫灵成长的养分。

他时常能感知到巫灵对炉鼎种子的进食渴望,只是找不到下嘴之法。

其二,则是浑融全身的三杀种机剑胎。三杀种机剑炁虽是域外煞魔的无上剑道,但被他机缘巧合以鲤胎之法,转化成一种崭新的剑道,与原本剑典已然不同。

这也是他提防王子乔的妙手。域外煞魔的剑典兴许是钓鱼,但他吞了鱼饵,吐出了钩子。

可是听王子乔言下之意,改良的三杀种机剑炁仍存隐患,一定会招致反噬。

他自然不会轻信王子乔。双方的接触从一开始,就犹如棋手博弈,处处角力。看似你来我往,各取所需,从来不曾翻过脸,实则每一手的妥协都隐藏陷阱,蓄势反击。

刺刀见红,分出胜负的终局迟早有一天会到来。

按照猴精所谓的“侧写分析”,王子乔此人虽然阴险深沉,但性子高傲,不屑说谎。何况王子乔想拿捏自己,就需要强有力的把柄,出了问题的三杀种机剑炁最适合。

等他除掉了永宁侯,正好试探王子乔的反应。若是王子乔无动于衷,那么必然另有制约自己的手段,进而说明三杀种机剑炁仍有缺陷。

其三,则是支狩真的虚空星辰棋局识海。

以他近乎合道的精神力,至今不能孕出神识,实在大违常理。但他一直搜罗不到庄梦的著作功法,无法对照参研。好在他托了谢玄、周处等好友,为他打探消息。

而最大的隐患,莫过于藏在精神世界里的那一块小碎片。

诚然这枚精神碎片屡次大显神威,堪称他最大的修行机缘,但支狩真总觉得心里忐忑不安。

这枚精神碎片从何而来?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。白衣剑修真的是自己吗?萌萌哒与他探讨过,也许是某个合道剑修死后,识海崩坏,其中的一枚精神碎片恰好融入自身;但也可能是自己的前世……

前生来世之说太过虚幻离奇,支狩真担心的是,万一这枚精神碎片内潜伏了大能的意识,伺机对自己夺舍,那就是致命威胁。

除此之外,萌萌哒被肉身逐渐同化的危机也需要解决。这些隐患暂时无计消除,只能多看典籍,多增阅历,默默等待机缘。

“蝈爷——”廖冲手指抖索地指向空无一人的符箓学堂。书案上,顾恺之的符笔、砂墨、符纸沉浸在昏暗的光线里。

支狩真走进经文阁的时候,已然暮霭沉沉,阁中悬挂的一串串夜明珠绽放出莹润的碧光。因为经文阁的藏书多是纸张、兽皮和竹简,所以用昂贵的夜明珠代替烛火照明。

经文阁分东、西两阁,西阁内坐了许多平民、寒门学子,正在苦读武道典籍。东阁的